目录

《乔布斯传》读后总结

读后感

最近 上课划水 抽空读完了乔布斯传这本书,以前不怎么了解乔布斯,读完这本书觉得他实在是很伟大。

乔布斯原来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而且也是一个追求完美,甚至是在这方面有时过于苛刻的人。

书中写到他最初在设计电脑时,有一个细节令我印象深刻,那就是机箱里看不到的电路板或者其他零件也要设计得毫无瑕疵,当然这是受他养父的影响,他的养父曾说:

充满激情的工艺就是要确保即使是隐藏的部分也要做得很漂亮……优质的木匠不会用劣质木板去做柜子的背板,即使没人会看到。

小时候养父对他说的这些话,使得对工业设计追求完美的想法在他心中萌芽。这种对完美的追求有好有坏,但正是这种在旁人看来不能理解的,对完美的苛刻要求,成就了苹果这个品牌的与众不同。

————————————————————————————

虽然乔布斯由于苹果公司成了亿万富翁,但是对于财富方面他的看法我是很钦佩的,他在苹果公司上市30年后,回顾了当年一夜暴富的感受:

我从来没有为钱担心过。我成长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所以我从没担心过会挨饿;我在雅达利公司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是个还不错的工程师,所以我知道自己肯定可以维持生计;我读大学和在印度的时候,自己选择了过苦日子,尽管后来我开始工作了,我还是过着十分简单的生活。我经历过贫穷,那种感觉很美好,因为我不用为钱担忧,后来我变得特别有钱了,还是不用为钱担心。
我看到苹果公司的一些人,大赚一笔后就觉得自己要过不同的生活。他们买下劳斯莱斯汽车和许多房子,每所房子都有管家,然后再雇一个人管理所有的管家。他们的妻子去做整形手术,把自己变得稀奇古怪。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这太疯狂了。我答应过自己,不会让钱毁了我的生活。

他也的确做到了,没有让钱毁掉他的生活。他一直认为苹果公司的诞生不是为了赚多少钱,而是为了创造出伟大的产品。

他还认为:

预见未来的最好方式就是亲手创造未来。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invent it.

他曾说:用户们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功能,直到你把这些功能创造出来并放在他们面前。
这个理念在他为苹果公司创造的一些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产品中可见一斑,比如iPod,iPad等等,这些产品都实实在在地改变了人们使用电子产品的方式。当时也有其他公司想要模仿,也没能模仿出来,用乔布斯的观点来说,其他公司根本不知道苹果公司做的这些产品是什么。

在产品设计方面,他有个观点我也十分喜欢,这也正一个硬件设备或者软件所应有的特点:

至繁归于至简。
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
说到这里就想展开说点别的,以下内容和本书无关,可以点开查看折叠内容。
点我查看折叠的废话(~ ̄▽ ̄)~

最想吐槽的是目前各大安卓手机厂商的操作系统,我之前最有好感的是小米的MIUI,当时网上还有安卓系统只有MIUI和其他系统的说法。
但是到现在,MIUI发展到了MIUI12,已经越来越臃肿,不知为何,感觉现在国内不少东西,不仅是操作系统,各种软件,无论是手机上的还是电脑上的,都有一种臃肿化的趋势,这让我特别反感,少即是多更符合我的个人喜好,我属于那种极度追求简洁的人。
小米现在的操作系统功能太多,太臃肿,bug也多,已经大不如前了。

最近有点想换手机,就去了解了下其他厂商的手机,其实硬件方面大家的旗舰机都很懂,就是堆料,对于手机的配置,钱到位了的话,配置都还是比较高的,对于我来说都够用。

说实话,性价比什么的,也是比较玄学的东西,我用手机也没有什么游戏需求,就平时刷刷知乎,用会儿社交软件,能够坐到流畅不卡就行,性价比再高,花更多的钱去买用不着的配置,其实也就是在浪费钱,对于各种电子产品或者说消费品我认为都是这样,抛开了实际需求,去看哪个配置高,哪个性价比高,都没什么意义。

说回操作系统,我最近才了解到了一加手机的氢OS操作系统,可惜人家已经开始把重心转向ColorOS了,要是氢OS能够继续做,并且做得更好,我肯定更倾向于买一加,对于这种经常都要用到的东西,越简洁越好,不然太臃肿了天天看着也心烦hhh

————————————————————————————

继续说回乔布斯传。

乔布斯的一个过人之处是知道如何做到专注。“决定不做什么跟决定做什么同样重要。”他说,“对公司来说是这样,对产品来说也是这样。
乔布斯之所以能够做出改变世界的设备来,就是因为他懂得专注,知道集中力量办大事,把时间花在刀刃上。如果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涉足的话,就会分散很多不必要的精力,造成浪费,这一点上我也很认同乔布斯的观点。所以不想听的水课就该做别的事情甚至逃课,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嘿嘿😄

这种专注,也体现在他对产品的设计上,乔布斯和艾夫所一致认同的基本原则:

为什么我们认为简单就是好?因为对于一个有形的产品来说,我们喜欢那种控制它们的感觉。如果在复杂中有规律可循,你也可以让产品听从于你。简洁并不仅仅是视觉上的,也不仅仅是把杂乱无章的东西变少或抹掉,而是要挖掘复杂性的深度。要想获得简洁,你就必须要挖得足够深。打个比方,如果你是为了在产品上不装螺丝钉,那你最后可能会造出一个极其烦琐复杂的东西。更好的方式,是更深刻地理解“简洁”一词,理解它的每一个部分,以及它是如何制造的。你必须深刻地把握产品的精髓,从而判断出哪些不重要的部件是可以拿掉的。

设计不仅是关于产品的外观,而且必须要反映出产品的精髓。“在大多数人看来,设计就和镶嵌工艺差不多”,乔布斯在重新接管苹果后对《财富》杂志说,“但是对于我而言,‘设计’一词绝无任何引申含义。设计是一个人工作品的核心灵魂,并最终不断地由外壳表达出来。”

书中还有一个细节让我印象时刻:

“乔布斯会把团队叫到只有20个座位的会议室,但他们会来30个人,想要用 PowerPoint展示一些史蒂夫根本不想看的东西。”席勒回忆说。因此乔布斯在产品评估过程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禁止使用 PowerPoint“我讨厌人们用幻灯片而不用脑子,乔布斯后来回忆说,“每次遇到一个问题,他们就做幻灯片。我想让他们投入进去,当场拿出方案,而不是放一堆幻灯片。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人不需要PowerPoint。

作为一个不怎么会ppt且讨厌自己做ppt的人,我深感赞同,虽然ppt在某些场合发挥的作用(比如产品发布会)是不可替代的,这倒是毋庸置疑的。
———————————————————————————— 纵观乔布斯的传奇一生,书中这么描述:

一直以来,他都站在人性和科技的交叉点上。他热爱音乐、图片和视频。他也热爱计算机。数字中枢的本质就是把我们对创意艺术的欣赏和伟大的工程技术结合起来。乔布斯在很多次产品介绍的最后都会展示一个简单的页面:上面有一个路标,标示着“人文”和“科技”的十字路口—他正处在这个位置,而且也是基于此,他才先人一步,有了对数字中枢的设想。
因为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所以他要求把产品的所有部分都整合在一起,从硬件到软件,从内容到营销。在台式计算机领域,这一策略并未胜过微软IBM模式——一家公司的硬件可以向另外一家的软件开放,反之亦然。但如果计算机成为数字中枢,对于苹果这样一个整合了计算机、数字设备和软件的公司来说,乔布斯的策略绝对是一个优势。这将意味着移动设备中的内容可以和计算机无缝连接,受其控制。 他对简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追求。

“孤注一掷”是他最喜欢的词之一,他也愿意把这个词用在他的新构想上。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导致其他科技公司减少了对新产品的投入。他回忆说:“当所有人都在削减开支的时候,我们反而决定要在情况低迷时继续投资我们主要会投资在研发上面,发明出一些新东西,一旦低潮期过去,我们就已经领先于竞争对手了。”这种投入造就了苹果公司持续创新最辉煌的十年。

———————————————————————————— 乔布斯在电子消费产品行业确实可以说是名垂青史了,他的很多观点和理念,在我看来,今天都仍然适用,甚至正是今天被许多人忽略掉的一些特别重要的东西。

他创造了历史。

向乔布斯致敬。

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毕业演讲

书中写到了这场演讲,并且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于是我也去看了下视频,我感到十分震撼,他的这番演讲真是振聋发聩。

视频附到这里:(视频中的英文演讲稿在评论里也有,值得一看)

摘录

点击这里展开查看摘录(~ ̄▽ ̄)~

至繁归于至简。
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

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预见未来的最好方式就是亲手创造未来。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invent it.

对待软件严肃认真的人,应该制造自己专属的硬件。
People who are serious about software should make their own hardware.

在创新的过程中,新颖的想法只是一部分,具体执行也同样重要。

乔布斯在苹果公司上市30年后,回顾了当年一夜暴富的感受:
我从来没有为钱担心过。我成长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所以我从没担心过会挨饿;我在雅达利公司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是个还不错的工程师,所以我知道自己肯定可以维持生计;我读大学和在印度的时候,自己选择了过苦日子,尽管后来我开始工作了,我还是过着十分简单的生活。我经历过贫穷,那种感觉很美好,因为我不用为钱担忧,后来我变得特别有钱了,还是不用为钱担心。
我看到苹果公司的一些人,大赚一笔后就觉得自己要过不同的生活。他们买下劳斯莱斯汽车和许多房子,每所房子都有管家,然后再雇一个人管理所有的管家。他们的妻子去做整形手术,把自己变得稀奇古怪。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这太疯狂了。我答应过自己,不会让钱毁了我的生活。

少即是多。
Less is more.

充满激情的工艺就是要确保即使是隐藏的部分也要做得很漂亮……优质的木匠不会用劣质木板去做柜子的背板,即使没人会看到。

乔布斯向斯卡利坦言,他觉得自己年轻的时候就会死去,因此他需要尽快取得成就,在硅谷的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都很短,”那天早上围坐在桌旁的时候,乔布斯告诉斯卡利,“我们或许只有机会做几件真正伟大的事情,并把它们做好。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感觉必须趁着自己年轻,多取得一些成就。”

玩具总动员的来历:
约翰·拉塞特的创意被称为“玩具总动员(Toy Story),灵感来自他和乔布斯共有的一个理念:产品是有灵魂的,是为了一个使命才被生产出来的。如果 物体也有情感,它的情感应该是基于它渴望实现自己的价值。例如,杯子的使命在于盛水;如果它有情感,那么它会杯满则喜杯空则悲。计算机屏幕的使命是跟 人互动。独轮车的使命是在马戏团供人骑行而玩具,它们的使命就是供孩子们玩耍,因此它们的恐惧就是被抛弃或被新的玩具取代。

关于乔布斯的妻子: 劳伦·鲍威尔1963年出生在新泽西,很小就学会了自立。她父亲是一名海军陆战队的飞行员,是在圣安娜一次坠机事件中牺牲的英雄;他当时在引领一架受损的飞机着陆,两机相撞后,他坚持飞行避开居民区,而没有及时跳伞逃生。她母亲再次结婚,结果那个男人糟透了。但她母亲觉得自己不能放弃这段婚姻,因为她没有经济来源养活一大家子人。有10年的时间,劳伦和她的3个兄弟只好忍受着家里的紧张气氛,循规蹈矩,自己解决问题。“我学会了一个很明确的道理:永远要自立。”她说,“我为此而骄傲。我跟金钱的关系是,它是实现自立的一种工具,但它不是我这个人的一部分。”

乔布斯从他的佛教修行中学得的道理是:物质只把生活填满而不使之充实。“我认识的其他所有CEO都有保镖”,他说“他们甚至在家里都有保镖。那样的生活太变态了。我们不想那样养大我们的孩子。”

NeXT在销售软硬件一体化产品方面的失败,带来了对乔布斯整个理念的质疑: “我们犯了一个错误,即试图复制苹果的模式,制造整个设备。”他在1995年说,“我想我们应该意识到世界正在改变,应该马上转型为一家软件公司。虽然他努力尝试,但他总是无法为此而感到兴奋。他本来想制造出色的端到端一体化的产品让消费者喜爱,可是现在却陷入了这样一个企业软件销售业务里,目标客户是那些会把NeXT软件安装到各种不同硬件平台上的公司。“我的心不在这儿。”他后来悲哀地说,“不能直接向个人销售产品让我很沮丧。我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卖企业产品,不是为了把软件授权给别人将之装在那些蹩脚的硬件里。我从来都不喜欢这样。”

“致疯狂的人。他们特立独行。他们桀骜不驯。他们惹是生非。他们格格不入。他们用与众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他们不喜欢墨守成规。他们也不愿安于现状。你可以认同他们,反对他们,颂扬或是诋毁他们。但唯独不能漠视他们。因为他们改变了寻常事物。他们推动人类向前迈进。或许他们是别人眼里的疯子,但他们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改变世界。”

乔布斯的一个过人之处是知道如何做到专注。“决定不做什么跟决定做什么同样重要。”他说,“对公司来说是这样,对产品来说也是这样。

为什么我们认为简单就是好?因为对于一个有形的产品来说,我们喜欢那种控制它们的感觉。如果在复杂中有规律可循,你也可以让产品听从于你。简洁并不仅仅是视觉上的,也不仅仅是把杂乱无章的东西变少或抹掉,而是要挖掘复杂性的深度。要想获得简洁,你就必须要挖得足够深。打个比方,如果你是为了在产品上不装螺丝钉,那你最后可能会造出一个极其烦琐复杂的东西。更好的方式,是更深刻地理解“简洁”一词,理解它的每一个部分,以及它是如何制造的。你必须深刻地把握产品的精髓,从而判断出哪些不重要的部件是可以拿掉的。 这就是乔布斯和艾夫所一致认同的基本原则。设计不仅是关于产品的外观,而且必须要反映出产品的精髓。“在大多数人看来,设计就和镶嵌工艺差不多”,乔布斯在重新接管苹果后对《财富》杂志说,“但是对于我而言,‘设计’一词绝无任何引申含义。设计是一个人工作品的核心灵魂,并最终不断地由外壳表达出来。”

“史蒂夫会把团队叫到只有20个座位的会议室,但他们会来30个人,想要用 PowerPoint展示一些史蒂夫根本不想看的东西。”席勒回忆说。因此乔布斯在产品评估过程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禁止使用 PowerPoint“我讨厌人们用幻灯片而不用脑子,乔布斯后来回忆说,“每次遇到一个问题,他们就做幻灯片。我想让他们投入进去,当场拿出方案,而不是放一堆幻灯片。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人不需要PowerPoint。

一直以来,他都站在人性和科技的交叉点上。他热爱音乐、图片和视频。他也热爱计算机。数字中枢的本质就是把我们对创意艺术的欣赏和伟大的工程技术结合起来。乔布斯在很多次产品介绍的最后都会展示一个简单的页面:上面有一个路标,标示着“人文”和“科技”的十字路口—他正处在这个位置,而且也是基于此,他才先人一步,有了对数字中枢的设想。 因为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所以他要求把产品的所有部分都整合在一起,从硬件到软件,从内容到营销。在台式计算机领域,这一策略并未胜过微软IBM模式——一家公司的硬件可以向另外一家的软件开放,反之亦然。但如果计算机成为数字中枢,对于苹果这样一个整合了计算机、数字设备和软件的公司来说,乔布斯的策略绝对是一个优势。这将意味着移动设备中的内容可以和计算机无缝连接,受其控制。 他对简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追求。2001年以前,就有人发明了便携式音乐播放器、视频编辑软件,和其他各类数字时尚产品。但是它们都过于复杂。它们的用户界面甚至比你的录像机更令人困惑,更无法与iPod和 iTunes相提并论。 “孤注一掷”是他最喜欢的词之一,他也愿意把这个词用在他的新构想上。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导致其他科技公司减少了对新产品的投入。他回忆说:“当所有人都在削减开支的时候,我们反而决定要在情况低迷时继续投资我们主要会投资在研发上面,发明出一些新东西,一旦低潮期过去,我们就已经领先于竞争对手了。”这种投入造就了苹果公司持续创新最辉煌的十年。

微软终于对iPod宣战,推出了Zune放器,和iPod外观类似,但没有iPod轻巧。两年过去,它的市场份额还不到5%又过了几年,乔布斯直截了当地指出了造成Zune缺乏灵感的设计和市场疲弱的原因: 随着年纪增长,我越发懂得“动机”的重要性。Zune是一个败笔,因为微软公司的人并不像我们这样热爱音乐和艺术我们赢了,是因为我们发自内心地热爱音乐。我们做iPod是为了自己。当你真正为自己、为好友或家人做一些事时,你就不会轻易放弃。但如果你不热爱这件事,那么你就不会多走一步,也不情愿在周末加班,只会安于现状。

乔布斯的一个商业原则就是:永远不要害怕内部相残。他说:“与其被别人取代,不如自己取代自己。”(If you don’t cannibalize yourself someone else will.)所以,即使 iPhone的出现会蚕食iod的销售,或者iad影响了笔记本电脑的销售,都没有阻碍他的想法。

乔布斯斯坦福大学毕业演讲: Your work is going to fill a large part of your life, and the onlyway to be truly satisfied is to do what you believe is great work. An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and don’t settle. As with all matters of the heart, you’ll know when you find it. And like any great relationship, it just gets better and better as the year roll on. So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